南瓜小虫

[韩叶]霸图队长不高兴(三十五)

*2015年七夕贺文


*主韩叶,副CP双花、林方、张安、宋邱,其余CP自由心证


*从头到尾欺负韩大大中,嘤嘤嘤嘤跪着奉上钱包


*OOC严重,慎入


=================


两千fo加更第四波~


父亲节快乐!老韩老叶父爱如山!


=================


(三十五)


午饭很丰盛,尽管说比赛前不敢上油辣重口的菜,但随队厨师们还是使出浑身解数做了不少好吃的,更何况还有方锐钦点、林敬言特地撸袖子上阵煮的一大锅小馄饨,人手一碗吃得相当满意。


“老韩我不要吃葱。”叶修拎着双筷子专注捡葱花,通通扔到了韩文清碗里。

“叶神不吃葱怎么不说,说了你那碗就不给你加了。”林敬言好脾气地望过来,“要不再给你换一碗?还剩一些。”

“没事。”韩文清替专心挑葱的人回答,“他就是不吃葱本身,葱那个味他要吃的。”

“不吃留碗里就是了,还挑出来这么费事。”叶秋看着自家亲哥,想想貌似以前没这毛病。

“反正剩着也是浪费,不如给老韩。”叶修终于挑完最后一片,心满意足。

韩文清眉毛一抽,也毫不客气地伸筷子从对方碗里夹了个馄饨出来:“报酬。”

“我去老韩,你变得心黑了。”叶修捂着心口,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没你黑。”韩文清替他又加了一勺榨菜粒,“吃不吃醋?”

“算了吧,今天不想吃。”叶修美滋滋地拿勺舀了个白白胖胖的馄饨一口吞,“嗷嗷烫烫——”

“吃慢点。”韩文清看不下去。

“我忘了没加醋会比较烫,咝咝……”叶修忙呼了几口气才缓过来,“不过还是老林的馄饨做得好啊,小巧玲珑皮薄汤美,不像老韩你那馄饨包得个忒大馅忒多,跟饺子似的,吃多了撑得慌。”

“也没看把你撑死过。”韩文清看了林敬言一眼。

“……”林敬言“唰”地出了一身冷汗。


“做得好也不是你家的,不过老叶你要是求我,我可以破例让老林多煮一碗。”方锐捧着自己的碗挑衅,“不过你得付双份的钱。”

“去你的废物点心,吃里扒外,忘了哥当初对你的知遇之恩了?”叶修又舀了一个馄饨在勺里,这回不忙着吃,先凉着,“再说了,世邀赛后我又不在H市了。”

“叶神这是不打算回兴欣了?”喻文州反应很快,其他人听到了感兴趣的话题也纷纷看过来。“留在联盟?还是竞技总局?”

“靠靠靠老叶不是吧,你这么快就要舍弃我们这帮难兄难弟投入万恶的官僚主义的怀抱了吗?”黄少天第一个蹦起来,“我警告你啊老叶,到时候你可不能假公济私给我们蓝雨小鞋穿啊!”

“滚蛋,哥是那种人吗?”叶修白他一眼,“真要穿小鞋那第一个怎么也得是霸图——咦!”

韩文清收回糊了对方后脑勺的巴掌:“再瞎说收拾你。”

“老韩你不爱我了!”叶修捂着脑袋,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

“不爱你就打死你了。”韩文清把对方脑袋推过去,“吃你的馄饨去。”

“妈蛋的,想吐。”旁边几个人纷纷表示被刺激到了。

“……他们平时都是这样说话的?”叶秋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哥哥和准哥夫“打情骂俏”。

“大神们的世界我也不懂……”楼冠宁默默擦了把冷汗。


 

几十人热热闹闹在一个大屋里吃完了饭,叶修拍拍巴掌:“各位,最后一场战斗了啊,回去该休息的休息好该放松的放松好,但是放松的也别松过头松劲了,休息的也别睡太多睡懵了啊。”

“谁会睡懵啊……”孙翔嘀咕。

叶修瞥了对方一眼,又继续说:“比赛之前我们就不安排团体活动了,吃饭随意想去哪里也随意,想吃自助准点去,想吃中餐找厨师,想开小灶找林敬言(“喂!(#`O′) ”方锐在背景音里抗议),但是别出去乱吃吃坏肚子。总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怎么照顾好自己我也不多说了啊!”

“谁要你多说。”唐昊自豪地挺胸。

“总之,希望大家都好好努力。”韩文清沉声,“带着冠军回来。”

“是!”“放心吧韩队!”“韩队长你就相信我们吧!”“老韩我们可以的!”

“……我怎么觉得他们比较听你的?”叶修不开心。

“让你没个正经形。”韩文清捞他一把,“下午要出去逛逛吗?”

“休息好了再说,你先倒个时差?”

“成。”韩文清也不客气,直接拉了人回屋。

 

“我觉得我哥要嫁了。”叶秋伫立身后,目光萋萋。

“节哀。”身边的人同情地拍拍肩膀,以示安慰。

 


叶修把窗帘拉上,刚把被子铺开,就看简单洗漱了下的韩文清换好了睡衣从卫生间出来,看着正欢腾拍打被子的叶修挑了下眉。

“怎么样,老韩?”叶修也不等对方说话就主动邀功,“有没有觉得我整个人的形象都高大了起来?”

韩文清环视一圈,窗帘拉得密不透光,空调尽职尽责地给房间输送新鲜空气,热水烧好了,茶泡了半杯的量,被子也拍得松松软软:“不错,很贤惠。”

“喂喂喂!哪有用贤惠形容的!”叶修正要抗议,就觉得腰间一紧,韩文清竟然把他整个人勾着拖到了床上,“卧次奥老韩你干嘛!?”

“午睡。”韩文清面不改色心不跳,一弯腰开始扒拉对方脚上的拖鞋。

“我去你要睡就睡拖着我干嘛啊。”战斗力为五的渣渣挣脱不得,眼睁睁看着对方扒了自己的鞋子后又朝裤子下手,“等——流氓你别脱我裤子!”

韩文清不跟他废话,大手一抓一手攥住对方不能挣扎的两条胳膊,腿压上对方乱踢的腿,另一只手把对方系带的运动裤带子一拉腰带一勾,直接扯下来露出白花花两条腿。

[日,以后一定要穿系皮带的时装西裤,紧巴巴贴腿上扯不下来的那种!]叶修朝天翻了个白眼。

“陪我睡。”韩文清也不多说,扒完裤子看了眼人身上的棉T恤觉得能凑合,就干脆果断地把人往被子里一塞。

“谁要陪你睡了!老韩你知道我陪睡一晚是什么价吗?!”叶修挣扎着要从被子里钻出来。

“怎么?你陪过别人?”韩文清一挑眉,不怒反笑。

“我就这么随口一说……”对上对方“敢说有就干死你”的眼神,叶修顿时蔫了,可怜巴巴地缩被子里。

“快点睡,下午不是还想出去。”知道对方也就是喷垃圾话随口一说,想他没胆没心也没那个体力去做这种出格的事,韩文清意思意思吓一下,看对方乖了也就收了目光,把人在被子里裹裹好。

“我本来想趁中午再看会资料的……”叶修嘟囔着,倒也不再挣扎了。

“谁开始还叮嘱别人好好休息的。”对对方痴迷工作的模式没辙,韩文清好笑地拿手指戳戳对方的脑门,忍不住低头在对方刘海那里轻啄了一口,“睡醒我帮你看。”

“!!!!”叶修捂着额头震惊了。尽管两人调情也调了礼物也送了抱也抱了腻歪也腻歪了小范围内也半公开了家长那也说过了就差打开天窗说亮话领证办酒携手走向生命的大和谐了,但毕竟还没正式确定关系,韩文清这妥妥的是在耍流氓啊!

“再不睡,流氓就不止脱你裤子了。”面对对方写满了“你个流氓你对纯洁无辜清白单纯的我做了什么”的目光,韩文清气定神闲地躺好,胳膊一搂把对方圈在了怀里。

叶修还捂着被亲了一口的脑门,傻呆呆地被整个人捞小鸡子似的捞过去,鼻子都抵上对方的胸膛了才反应过来,眼睛瞪得溜圆:“你谁?你把我家老韩弄哪去了?我家老韩的人设严肃认真认死理不苟言笑看我就想抽,你是哪来的猴子冒充的?”

“睡你的觉!”韩文清青筋迭起,果断给对方的屁股“抽”了一巴掌。

“哎哟!你又打我!”叶修不乐意了,挥舞着两个胳膊要从被窝里钻出来起义。

“睡个觉还闹什么幺蛾子。”韩文清长臂一伸果断“镇压”,又把人按回怀里,“困了,陪我。”


短短两天内连着改了几次出行计划,最后也没安排好休息的时间就临时决定从国内坐飞机飞过来,韩文清是真的倦了。看见叶修的那一刻,仿佛这么多天来的心绪起伏、这么多月以来的辗转思念、这么多年来的争执相伴都化作疲惫和安心,沉淀在骨头里,卸了筋,软了骨,只想好好地拥着对方陷入松软的被褥之中,做一个安静的梦。

“让我陪你还打我……”看对方似乎真的很困的样子,叶修也不再闹腾了,乖乖被抱住。

“再给你揉揉?”韩文清几乎是下意识地答,手直接就想往下。

“不用了!”叶修赶紧按住。揉脸揉胳膊揉腰揉背就算了,揉屁股是要闹哪样。

“那怎么办?”搂着人在怀里,不属于自己的体温温暖而又舒适,像个暖烘烘的小动物般煨得人心底一片暖意,韩文清感觉包围着自己身体的仿佛是云朵,轻飘飘的。


叶修微微抬了抬眼,正好和对方低垂下来注视着自己的目光撞个正着,那目光沉静而又安详,静静等待着自己的答案,又仿佛下一秒就要阖眼睡去的样子,自己也忍不住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一丝倦意涌上心头。


“亲一下。”他往对方的怀里拱了拱,声音轻轻,“那再亲一下……”

 


对方的吻带着嘴唇些微粗糙的触感,和一丝滚烫的温度,再次落下了。

 




室内午睡酣然,宁静美好。





====TBC====

评论(21)
热度(163)

我杂食我骄傲,我为粮食把坑刨!

© 南瓜小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