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小虫

[维勇]学生和教练关系太好怎么办?急,在线等!(十二)

*主维勇,副CP(可能写到可能不写的)奥尤、leoji

*正文分成三个部分,维克托的求助帖,维勇俄罗斯生活描述和粉丝的维勇相关帖子。第一部分和第三部分是两种不同的论坛体,并不在同一个论坛哦。

*别问我都是什么论坛……我也不知道……

*大致设定撸否


===========


这次是第二部分的更新~


===========


关于住宿地点那点事


维克托在圣彼得堡的家里,难得聚集了一大堆人。打着“庆祝你回归”“欢迎勇利来俄罗斯”的双重名号,一大堆冰场同伴带着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雅科夫教练,一窝蜂地涌进来,开起了欢迎会。


[为什么是我和勇利的欢迎会却是你们玩得欢啊?地点是我出的酒是我私藏的连菜都是我家勇利做的!]选择性无视了同伴们也带来了不少吃的,维克托愤愤地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


“天啊这是什么这么好吃!米饭、猪排和鸡蛋竟然可以做出这样的搭配!”“简直就是神的食物!日本人每天都吃这么好吃的东西吗?”“尤里奥你上次说的超级好吃的炸猪排盖饭就是这个吗?”“哼哼,没错,很美味吧?不过我爷爷的炸猪排盖饭皮罗什基也非常好吃,下次带给你们尝尝。还有我不叫尤里奥!”

“那个,你们喜欢就好……”刚忙活完从厨房走出来的胜生勇利窘迫地搓着围裙一角,似乎有点不适应,“不过欢迎会吃盖饭会不会有点怪……”

“不会不会!应该说就是需要这种美味!”米拉开心地挥挥手,“勇利你也别忙了坐下吃啊,是你的欢迎会诶!”


[我的回归呢?不重要了?]维克托又憋气地喝了一口酒,顺手把因为跟米拉说话下意识往那边走的勇利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诶维克托?”有些无措地坐下,勇利侧身就看见对方在愤愤地一口接一口灌酒,“等等你是不是喝太多了?”

“哼,放心吧,那家伙干掉一瓶伏特加都能上冰场跳个4F。”尤里冷哼一声,顺手把一碗还没动的炸猪排盖饭推了过来,“你的份,快吃。”

“诶?可是我……”看着许久没吃到的炸猪排盖饭不由得咽了下口水,可是想到近在咫尺的全日大赛和自己的易胖体质,勇利还是犹豫了。

“一碗才能胖到哪去?明天多跑五公里不就没了?”尤里翻了个白眼,“给我吃,猪!”

“诶?好、好的!”被对方的语气吓了一跳,勇利赶紧往嘴里送了块猪排,“唔……豪豪七(好好吃)……”


“勇利,吃这么快会噎住的哦。”面带微笑地给对方手上塞了杯果汁,维克托不动声色地瞟了尤里一眼。


[看什么看,秃子!]

[特意给勇利留饭,尤里奥真是长大了呢。]

[哈?我才没有特意给那个炸猪排盖饭留!]

[哦?把最后一碗护在自己手边的是谁?明明那是我想给勇利留的才对。]

[你自己手慢怪我咯?老爷爷就该早点退役。]

[然后留你和勇利在冰场上互相竞争吗?不好意思你想得美。]

[我长得美当然想得也美,年老色衰的大叔。]

[当年青年组的时候我好歹也是被粉丝们称为“仙女”的人哦,妖精先生。]

[发际线上天的仙女?]

[尤~里~奥~]

[有意见?]


……



没有感受到身边两个俄罗斯top之间涌动的暗潮汹涌和意念交锋,胜生勇利幸福地吃着美味的炸猪排盖饭,一抬头,就和雅科夫教练看了个对眼。

“啪叽!”筷子吓掉了。


“胜生勇利。”也喝了几杯酒的俄罗斯教练皱着眉头,神情异常严肃。

“是、是?”怎么办怎么办是不是惹雅科夫教练生气了果然我不该吃炸猪排盖饭么想想也是啊没几天就是全日了这种时候我在做什么呜呜呜呜雅科夫教练看着好严肃好可怕会不会被骂维克托救我啊……

雅科夫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把面前这个可怜的日本选手吓得不轻,习惯了在自己训话时维克托总是笑着打哈哈把话题岔过去而尤里则是满脸不在意地装听不见,对方战战兢兢洗耳恭听的样子让雅科夫久违地找到了做教练的成就感:“你在这边的住宿问题解决了吗?”

“诶?还、还没……”胜生勇利有些紧张地回答,心底悄悄打着小鼓:难道是我住在维克托这里让雅科夫教练觉得不好了?说的也是,尽管身份是教练和学生,但也是同场竞技的对手,住在一起的话会让人觉得不太妥当吧……“那个,因为全日的时间太紧了,所以最近想先专注训练。等全日结束后我就会立刻出去找房子的!那个……可以吧?”


原本已经用意念大战了三百个回合的俄罗斯师兄弟二人组被这边的对话吸引,早就停下来眼神互瞪而专心竖起了耳朵偷听。听见了胜生勇利结结巴巴的回答,维克托眉头微微一皱,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自己的教练抢了先。


“不嫌弃住宿条件比不上套房的话,可以来我这边的学员宿舍。”雅科夫尽管喝了几杯酒,但是从小就把伏特加当水灌的俄罗斯男人无所畏惧,依旧思路清晰:胜生勇利作为维克托的徒弟,给他开个后门不是不可以;维克托肯定不会放着他的爱徒不管,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俩人为房子的事情分神得不偿失;住宿有助于加强交流,对胜生勇利这种性格的人多和人沟通会有所帮助;胜生勇利身上所特有的特质和他擅长的步伐与旋转是不少一味追求难度和技巧的选手所缺乏的,互相学习对两边都有好处;更重要的是,这年头这么尊重教练乖乖听教练话把教练当教练看的学生不多了啊!“赛季中没有滑冰训练营和交流生所以宿舍还很空,如果不介意和人同住的话,一些双人间也还有空床铺,还省去了打扫的问题,室友也能对你的俄罗斯生活起到帮助。我不推荐你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单独租房,万一碰上了不好的房东耽误到竞技状态更是麻烦。你觉得如何?”

“诶?谢、谢谢您!”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跟自己说这个问题,并且还考虑得如此周道,胜生勇利感激地向面前的人致意,“我会好好考虑的!”


“如果你睡觉不打呼的话,我可以大发慈悲地收留你。”听了两人的对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尤里接上一句,同时带了几分恶作剧的心情幸灾乐祸地瞥了对面的某人一眼。


然后他瞬间感到脊背上爬上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那记忆中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总是笑脸对人的同门师兄黑了一张脸,阴森得分外可怖。



====TBC====


我又开始胡乱更啦!【说好的第一部分更完再更第二部分呢!】


二月份基本没出现实在是不好意思,年末年初实在是各种意义上的忙到飞起,明明公元纪年的年末年初已经很忙了为什么农历年的年末年初依旧这么忙啊!【摔】


接下来一段时间还是有点忙的,不过应该会比二月份好一些了,我会努力多多更新哒!


以上,谢谢还没有放弃我的宝宝们,爱你们❤( ̄︶ ̄*)抱抱~ 

评论(13)
热度(282)

我杂食我骄傲,我为粮食把坑刨!

© 南瓜小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