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小虫

[维勇]学生和教练关系太好怎么办?急,在线等!(十)

*主维勇,副CP(可能写到可能不写的)奥尤、leoji

*正文分成三个部分,维克托的求助帖,维勇俄罗斯生活描述和粉丝的维勇相关帖子。第一部分和第三部分是两种不同的论坛体,并不在同一个论坛哦。

*别问我都是什么论坛……我也不知道……

*大致设定撸否


===========


补了第一个时间节点第二部分新的一篇,到此第一个时间节点就全部结束啦~


===========


关于临时教练那点事


“诶?这段时间的训练换成费尔茨曼教练指导吗?”正式开始在圣彼得堡练习的第一天被告知这个消息,胜生勇利的反应是再正常不过的楞了一下。

“是哒!尽管我一直在说我来也没问题的但是雅科夫却坚持让我专注自己的训练真是好过分哦!”维克托一个飞扑抱住自家香香软软的学生,“勇利也觉得教练是我的话比较好吧?果然还是不要换了嘛!”

“维恰——”看着昨天刚说好的爱徒又心血来潮地临时变卦,雅科夫的额头上蹦出了青筋。


“维克托你在说什么啊,费尔茨曼教练是世界一流的花滑教练,能得到他的指点是我的荣幸才对啊!”生怕对方的话让面前的老人造成什么自己看不起他的误会,胜生勇利慌忙解释。

“嚓!”维克托结冰了。


“再说了费尔茨曼教练是为了你好啊,全俄罗斯大赛还有一个多星期而已,维克托连曲目都还没确定好呢吧?”顺手戳了戳自家教练的发旋,勇利一脸正经地说道,“维克托现在应该专注的是眼前的事情,不能因为我的训练而分心。《爱即eros》和《Yuri on ice》我已经很熟了,接下来的全日本大赛我一个人努力也没有问题,不如说能有费尔茨曼教练的指点已经是意外之喜了。现在的我不需要维克托操心!”

“咔擦!”维克托冰雕出现了裂痕。


“总之,这段时间我就拜托给费尔茨曼教练了,维克托专注自己的训练不要管我!”

“砰!”维克托冰雕,崩塌了。

 



“这段时间,麻烦费尔茨曼教练多多指教!”眼前的教练说着需要对自己的情况进行大致了解,于是让他的队员先做常规训练后,带着自己先到了冰场的另一头。受宠若惊的胜生勇利忙不迭地鞠了深深一躬。

“恩,先做一轮规定动作和一组基础跳跃,可以吧?”

“是的!没问题!”


听到眼前日本大男孩大声的回答,雅科夫不由得默默感动了一把。他带出过的能够踏上大奖赛决赛舞台的学生里,以前的就算了,现在的维克托和尤里哪个会这么乖乖听话了!尤其是维克托,总是“不要那么严肃嘛雅科夫,来看我的新编舞吧!”然后就擅自改变了练习内容,连带着把尤里也带坏了!

“那个,费尔茨曼教练,这样可以吗?”两组动作做完,勇利滑回对方面前,小心翼翼地问道。

一种被尊重感油然而生,雅科夫看对方的眼神不由得也柔和了下来:“恩,没问题。接下来是旋转和步伐,你按你平时的做就可以,我看看。”

“好的!”

胜生勇利说着又要滑走,却被雅科夫叫住。“等一下。”

“有什么问题吗?”勇利疑惑地回身。

“咳,没事……”雅科夫有些尴尬地清清嗓子,“关于称呼,叫我名字就可以,我的学生都是这样叫的,太正经的我反而不习惯。”还有两个连尊称都不加的小混蛋。

“……好的,雅科夫教练。”眼角微弯,胜生勇利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您真是个随和的好教练呢!”

大脑里“轰!”的一声,前花滑职业选手,执教多年的世界一流花滑教练雅科夫·费尔茨曼,感觉自己被面前来自日本的选手狠狠撩了一把,不带缓冲那种。


他有点想跟自己的学生抢学生了。

 



圣彼得堡冰场,一端是俄罗斯的选手们在各自训练着,还不时互相交流着意味深长的目光;另一边,国家队教练正认真指点着一名来自异国的选手,气氛和谐而又美好;冰场中间,还未反应过来的现·俄罗斯一哥仿佛丢了魂般,茫然地原地滑着歪歪扭扭的圈,眼神绝望地看向另一头其乐融融的两人,心碎了一地。


“维恰!你又在发什么呆!快给我去好好训练!”不经意扫了一眼,发现得意门生又在出神,雅科夫忍不住一嗓子吼了过去。

“维克托要好好训练啊,我这边有雅科夫教练在所以不用担心!”胜生勇利也给自己的偶像兼教练打气。


最棒的教练和最优秀的学生双管齐下,双重打击,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即将28岁,崩溃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背景音的狂笑,来自俄罗斯花滑的未来一哥,初登成人组大奖赛舞台就一举拿下冠军的冰上妖精,尤里·普利赛提。


====TBC====


今年的最后一更啦!明天要孤苦伶仃在上班中度过年三十、年夜饭是泡面打鸡蛋加火腿肠的小虫提前给大家拜年了~


新的一年也请继续多多指教!

评论(55)
热度(424)

我杂食我骄傲,我为粮食把坑刨!

© 南瓜小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