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小虫

[韩叶]霸图队长不高兴(三十)

*2015年七夕贺文(感觉自己好久没更这篇了……还能按原计划今年七夕完结吗……)


*主韩叶,副CP双花、林方、张安、宋邱,其余CP自由心证


*从头到尾欺负韩大大中,嘤嘤嘤嘤跪着奉上钱包


*OOC严重,慎入


=================


(三十)


前往苏黎世的飞机上,一群人兴致勃勃地挤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戴研琦、陈果、唐柔、钟叶离这些女生们围成一堆,正一边讨论着韩文清听不懂的话题一边……打“掼蛋”。

“一张5。唉,我们队长那个死脑筋,就知道想着比赛啊战队啊,在一个队里一年都没把人追到手,不知道世邀赛这几天能不能成。”

“一张J。谈恋爱这是两个人的事,你队长一个人使劲也没用啊,得来个人提点提点对方才是。”

“老K。对方队里有能提点的吗?有脑子好使的,不过一般男生不怎么过问这些吧……”

“小猴。男生也要有队友情啊!不过我估计那二愣子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队友也不知情。”

“大猴。你队长也不能净想着温水煮青蛙啊,万一蹦出去怎么办?不行告白啊?总不能对方被告白了还能以为是兄弟情谊?”

“四个2!队长那不是想太多了吗?什么异地恋会不会太难啊会不会影响对方啊之类的。要我说,不要怂就是干啊!我要有那器官我就替他上了!”

“四个8!我去你够生猛的啊,得了得了你还是想办法多提点提点你队长吧,别哪天人被别人拐跑了,他就该哭了。”

“说的也是,看来不下狠药不行了!王炸!”

“过。”

“过。”

“过。”

 

韩文清默默擦了擦汗,在心底给某两位点了根大红蜡烛。

 


另一边,以林敬言为中心的兴欣众人+别队看热闹小分队正围成一圈津津有味地听林方二人的情史。

“唔,喜欢上锐锐是什么时候啊……”林敬言擦了擦眼镜,眯起眼一副很怀念的样子,“呼啸以前晚上有门禁不准出去,结果有天我忙着拟训练计划,把晚饭点忘了,想起来时厨师都下班回家了,问了几个人也没存方便面。当时想着吃几块饼干应付一下得了,结果那傻小子偷偷翻墙出去给我买了份炒面,翻回来时还不小心压了自己胸口一大块洗不掉的油渍,站在那里捧着盒还热气腾腾就是压扁了的炒面,一个劲冲我傻乐。嘛,当时就觉得,这辈子遇上这么个人就足够了。”

“咦——”围观众人表示被喂了一口狗粮。

“方锐那小子还做过这种事啊?我看他现在能不跟老夫抢泡面就不错了。”飞机上不能吸烟,魏琛嘴里叼了根蔬菜棒咬来咬去。

“怪不得你现在天天给他送饭,原来当年曾受他一面之恩,现在自当涌饭相报,汉子!”包子冲着对方竖起了大拇指。

“额……”林敬言不由得被对方如此清奇的脑回路雷了一下。

“话说林敬言,你这样就不够意思了啊,哪能天天就给方锐那小子送好吃的啊?也不怕我们给他小鞋穿?我可跟你说啊,我们老板娘特小气,看方锐天天吃独食,一个不顺心,就把他工资给扣——嗷!”

“五!个!尖!”陈果气势汹汹一手牌直直甩到了魏琛胡说八道的脸上。

“总之,”魏琛捂着被砸酸了的鼻子,瓮声瓮气地继续说,“咱兴欣以后的伙食可全交给你了啊,午晚两餐,可自提,当然你那店就在路对面,看在一家人的份上送货上门就别要钱了啊。”

“哦,你还要涌饭报我们所有人?你真是个大好人啊!不愧是流氓!”包子一巴掌重重拍在了林敬言背上。

林敬言:“……”我想锐锐。

 

韩文清为林敬言还是没能逃掉给兴欣全员煮饭的命运默哀三秒钟,顺带原谅了他。

 


那边宋奇英和邱非正在小声讨论着几天前的半决赛,卢瀚文拽着高英杰追问小别前辈怎么没来,乔一帆无奈地看着自己面前左扭右扭想打听唐柔情况但是红着脸半天也没说出话的杜明和后面一直用慈爱眼神鼓励他的江波涛默默无语,义斩的土豪组们正商量着夺冠后邀请国家队全员欧洲十日游好还是去私人海岛玩上一个星期。韩文清看了一圈没有想插入的话题,正准备学吴羽策合上眼睛睡一觉倒个时差,身旁站了一个人。

 

“韩先生,您好。”叶秋看着面前一脸霸气看着就不好惹的男人,默默咽了下口水,“我是叶修的弟弟,叶秋。”

“叶先生,您好,请坐。”尽管有点诧异对方为什么会来找自己搭话,但是韩文清还是很礼貌地起身让了座。

“我哥哥的事,您都听说过了?”

“嗯,叶修告诉过我。”


当年叶修,那时候还叫叶秋,第一次退役时所有人找他都找不着,苏沐橙也对他的下落守口不谈。觉得被多年老对手老朋友“背叛”了的韩文清一怒之下做了件冲动的事:休息日直接买了张机票飞去H市,凭着对对方的了解准备以嘉世为中心在五公里内寻找,结果刚过了条马路没走几步就看见了兴欣网吧里正打着哈欠准备换班上楼睡觉的叶某人。

韩文清很生气,韩文清很愤怒。

 

生气又愤怒的韩文清显然是满级野图boss狂暴化级别的,叶修小身子板一哆嗦,就把什么都交代了。

听明白前因后果的韩文清气消了一大半,随即又觉得心底情绪复杂起来。那时候还未意识到自己真正心情的他并不知道那种莫名的心绪叫做心疼和自责,心疼对方多年来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又自责自己没能在一旁成为他的依靠,哪怕仅仅是几句安慰。

不过那时的韩文清还没来得及理清思绪,叶修的一句话就又把气了出去。方才还抖得颤颤巍巍的人一口烟下去瞬间淡定自若,闲闲地喷了个烟圈,说:“不过就算没有哥把你揍趴,霸图也是赢不了嘉世的,老韩你不要开心太早啊!”

你哪只眼看我开心了!韩文清怒从心来,硬邦邦地丢下一句“胡闹!”,然后扭头就出了兴欣。迎着呼啸的冷风,他心里咬牙切齿默念了八百遍再也不要管这个人死活了。等他终于冷静下来,才想起来自己的来意,忘了跟对方说那句最重要的话。

不过没关系,当面没说成,那就等某天说给所有人听好了。

 

报纸上的霸图队长黑着一张脸,但是神情坚定。

“我等你回来。”



====TBC====


谁当初说要让老韩见弟(jia)弟(zhang)的来着?

评论(11)
热度(114)

我杂食我骄傲,我为粮食把坑刨!

© 南瓜小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