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小虫

【靖苏】苏宅后院有杏林(大结局:三十六、岁月 & 尾声)

恭喜完结!!!!!





我是不是可以准备唱达拉崩吧了?【并不】

凯特-决心瘦成一道闪电:

首转!

恭喜完结!


然鹅本子附带的黑料我还没写


【惊恐.jpg】


芳华水恋:



*如果从赤焰案发到梅长苏进京这中间十二年里景琰和麻麻学医了,会怎样?




*作者职业病发作脑补出的梗




*第三十六章共4k字,全文13w字,保证是一个大大的HE。之后会放出一个衔接(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杏林第二部的番外篇第一部分,会交代正文中某个没有交代清楚的问题。




*前排特别鸣谢 @凯特-决心瘦成一道闪电 








上文  三十五、乾坤




tag#苏宅后院有杏林




靖苏文总目录戳我








三十六、岁月




  “回苏宅吗?”梅长苏从林氏祠堂中缓步走出,等候着的萧景琰问道。




  “回。”




  在他们的身后,祠堂中“故骁骑将军林氏讳殊之牌位”的字样静静凝视着萧景琰和梅长苏离去的身影。




  梅长苏想对萧景琰说些什么,可数次话到嘴边又无法真正说出口。方才的祭拜过后,林殊对于他来说,就已经彻底成为了过往,一段可供人祭拜、供人缅怀的过往。他想,就让林殊永眠吧,永眠在梅岭的烈焰与冰雪之间,和那些逝去的人们一样,成为世人所追寻的符号。他如今只是梅长苏,仅此而已。他想把这些告诉萧景琰,就像那时萧景琰彻夜未眠与素谷主还有晏大夫为他解毒之后对他说的话语一般。




  萧景琰察觉到了梅长苏欲言又止。他没有去询问,只是等待。在回苏宅的路上,他们彼此间沉默着,竟找不到一个打破宁静的契机。




  斟酌了许久言语,梅长苏终是开口了。




  “景琰,这一切总算都结束了。”




  “结束了。”萧景琰微微点头,“英魂们也应能安息了吧。”




  “是啊,属于林殊的故事也结束了。”




  “你现在是梅长苏,早就不是林殊了。”萧景琰的视线转开去,虽然看不见,但分明指向的是林氏祠堂,“林殊的牌位还在祠堂里供着,可你却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




  “我明白。”梅长苏虽平静地说出这几个字,可却还是悲从中来。那毕竟是他曾经拥有过的年少岁月,而今也不过是人们口中的一个名字。他已经能放下了,放下旧日对他来说沉重的像是负担的记忆。可是说到底,他祭拜的还是自己,被埋葬的也还是自己。




  看着梅长苏重新陷入沉默,萧景琰摸到身边人的一只手,握在他的手心。




  “我说过,我在意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因为你的过去是林殊。你在我的面前是梅长苏,在天下人的面前也是梅长苏。如果你还是无法解开这个结,那就把过去当作一场梦吧。从今往后,作为梅长苏和我一起活下去。”




  梅长苏听着萧景琰将他的心里话说出来,心头重担终于落下。他抬手拭去眼角不为人所注意的一小滴泪,说道:“我原本就是这么想的。”他没有忘记他最后应允梁帝的条件,但他并没有告诉萧景琰。他思量着再过些时日,待萧景琰的地位彻彻底底地稳固,他就向萧景琰提出要归隐江湖的请求。若是萧景琰不答应也无妨,留在这金陵城中也并非一个糟糕的选择。




  “看你像是不知怎么和我说,我就替你说了,没说错就好。”




  瞥了萧景琰一眼,梅长苏带着一丝笑意道:“那可是多谢太子殿下了。”




  “……”萧景琰虽说被梅长苏这么冷不丁地噎上一句已成了习惯,但依旧无法很快想出如何应答。他只好无奈地笑着,将梅长苏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回了苏宅,萧景琰又跟梅长苏说了些话,无非是说他近日公务繁忙不能时常照应梅长苏,或是说这时节该怎么养护身体之类。没多久他就匆忙赶回东宫了,梅长苏还到门口送他。




  “他最近可忙坏了吧?”蔺晨倚在门框上问梅长苏。




  “肯定是的,现在朝政大事都需要他来处理,我都担心他累出病来。”




  “得了吧。”蔺晨走到梅长苏身边,“他可是个会医术的,你担心他,不如多担心担心你自己。他能隔三差五看着你那还好,别到时候我不在你身边,他政务又忙,你又把自己折腾出什么毛病来,到那时我估计晏大夫都不想管你。”




  “不劳蔺阁主挂怀,苏某自有分寸。”




  “你那分寸,我可不敢恭维。”








  “军中急报!”




  “大渝兴兵十万越境突袭,衮州失守——”




  “东海水师侵扰临海诸州——”




  “南楚增兵青冥关外,与南境守军对峙——”




  “夜秦叛乱,地方督抚被杀,请朝廷派兵速剿——”




  “北燕铁骑五万,已破阴山口,直入河套,逼近潭州,告急——”




  四面八方传来的战报一封封地堆叠在萧景琰的案头,而且数目还在不断增加。大渝、北燕、南楚,这三个不容忽视的邻国在几天之内先后对大梁的国境发动攻击,更兼夜秦还出现了叛乱。此时的大梁国力与其鼎盛时期相比可谓是霄壤之别,朝中积弊多年,就算萧景琰监国以来已在针对此进行整治,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恢复国力,恐怕还需要数年的时间。可如今国境上已是战火纷飞,正是危急存亡之际。这样严苛的情势,令这位监国太子感到肩上仿若有千斤重担。




  “长苏,你安排的如何了?”从议事厅回到书房,萧景琰找到已在书房候着的梅长苏,身后还跟着前来商议战事的穆霓凰。




  面对着地图的梅长苏听到萧景琰的声音回过身来:“我大略看了一下,目前我们所面对的,无非是大渝、北燕、南楚、东海。夜秦区区疥癣之疾,不足为虑,只要以其现有的地方军,再增是少量军队便可平叛。东海一带,卫峥精通水战,让他去足可安定临海州县。南境……”他的目光投向穆霓凰,“自然需要霓凰你亲自回去,才能阻止南楚妄动,以解南境危局。”




  “我本也有此打算,殿下和兄长放心。”穆霓凰应允道。




  “而北境有大渝和北燕两股力量,这才是是当前局面中最为难缠的一部分。你们看,”梅长苏走回地图前面,手指指向大梁版图的北方,“北燕方面,拓跋昊亲率五万铁骑,其速度应算得上是日夜兼程。如此急速的行军,他的后备军需定然不足。据此我判断,他们的目的很可能是在取得有利情势之后,以此作为筹码与我们谈判。小到钱财仆役,大到曾割让给我们的三州之地,都有可能在他们的条件之中。北燕此举实际上是为了给七皇子赢得威望,见好就收。若是我们派一支精兵,以快打快,定可以挫其锐气,逼其退兵。”




  “这一支军队的将领,你也已经想好了吧?”




  “当然。”梅长苏目光掠过身旁二人的面庞,“我想,你们心中的人选,和我应是一样的。”




  “冬姐前些日子才与我说过,她现今已经可以毫不费力地理解聂大哥说的话。只要让他们二人同行,不愁拓跋昊不退。”




  “我只有一点担心,就是聂锋身上残存的毒性。我怕他多年未行军打仗,这路途中形势又变化万千,万一引动了残毒发作,就不好办了。”萧景琰担心道。




  “这一点我会和蔺晨讲,你不必担忧。”梅长苏道,“他中毒不深,蔺晨应该有办法。”




  萧景琰又转头看了看地图:“那这么说来,你是准备亲自领兵攻打大渝了?”




  “是的。”




  “不错,此役主帅的人选,除你之外再无旁人。”萧景琰微微点头,“只是你的身体,能经受得住此番劳顿吗?”




  “这两年多来,我身体如何一点点变好,景琰你都看在眼里。”梅长苏轻笑,“如今你怎么成了最不放心我的一个?”




  “正因为我都看在眼里,所以有什么隐患、有什么缺漏我才比别人知道的更明确。这样,你再容我想想,究竟该如何处置。”




  梅长苏心中自然清楚,作出这样的决定对于萧景琰来说并不容易。也正因为此,他没有继续请求出战,而是给萧景琰留下了足够的时间,自己先回了苏宅。




  黄昏时分,正在苏宅内室中心神不宁的梅长苏忽然听黎纲报来萧景琰要见他,他琢磨着应该是关于出征北境一事,就去了正堂。




  “长苏,能随我去院中走走吗?”




  梅长苏怔愣片刻,应道:“行,我陪你去。”




  二人并肩而行,行至苏宅后院,萧景琰忽然驻足。




  “怎么了?”




  “从前我虽说行医,但也不过是给靖王府内上下诸人施治,或是出征时与军医一同为将士们诊病,有时还会在驻地为百姓疗疾。没想到自你回京以来,这苏宅倒成了我最常行医的地方了。”




  “的确,尤其是密道建好之后,你几乎每天都要来。”梅长苏笑道,“晏大夫见你来得这么勤,都私下在我这里夸赞你。”




  “只可惜此番出征大渝我无法同你前去,到时候还要拜托蔺阁主了。”




  “景琰你答应我去了?”




  “你是最合适的人选,要想取胜,当然需要你前去。我想,以蒙挚为主帅,你为监军替他运筹演谋、掌控全局,你看如何?”




  梅长苏忘不了他曾经长枪呼啸、马蹄绝尘的年月。但他也深知,如今的自己早已不复当年。萧景琰提出的安排,也是他所想到的最佳方案。




  “你所说的,也正如我所想一般。若你最终这样决定下来,我将尽快给出我的详尽部署与计划。给我三个月时间,我将带回一场十三年前我未能获取的胜利。”




  “你终归还惦念着十三年前。长苏,答应我,别想那么多,好吗?”




  梅长苏看萧景琰神色凝重,知他在意这一点,便安抚道:“我只是想到了就随口一说,你别太上心了。”




  “那就好。”萧景琰松了一口气,“我在金陵等你凯旋归来。”




  “一言为定。”




  二人边走边聊,又随意说了几句,萧景琰就提出来要去找蔺晨单独谈谈。




  “你找他做什么?”




  “我不能跟你去,当然要跟他交代一下。”




  梅长苏情知拗不过萧景琰,就随他去了。离开后院前,萧景琰再度驻足回首,望向后院之中。




  “看什么呢?”




  “我觉得啊,这院中缺点东西。”




  “缺什么?”梅长苏不解。




  “缺……”萧景琰故作沉思状,“缺一株杏树。”




  “杏树?”梅长苏没意识到萧景琰在说什么。




  “对啊,前朝董承行医不收钱财,重病者栽五株杏树,轻者栽一株。我可没收过你一文钱,也不算你重病了,一株就好,就栽在我这两年来行医最多的苏宅里。”萧景琰唇角挂着一丝狡黠的笑容看着梅长苏。




  “萧景琰……你……!”梅长苏这才意识到萧景琰等在这里了,他作势要上去打,萧景琰就站在那里,不闪不躲。梅长苏一拳捶在萧景琰肩头,倒是没用几分力气。




  “好了,我去找蔺阁主。”说完话萧景琰就走了,留下梅长苏在原地给了他一个瞪视。




  虽然相识不久,但约莫是由于同为医者,萧景琰和蔺晨每次见面都不觉拘束。这次蔺晨一看见萧景琰,就猜是因为梅长苏的事情来找他,于是见礼后便问道:“太子殿下可是为了长苏此行而来?”




  “正是。北境路途遥远,战场情势又瞬息万变,还请蔺阁主千万照料好长苏。”




  “你放心。”蔺晨叹了口气,“你就算不来说,我也一定会保他安然归来。当年我与父亲费尽心力将他救下来,也当然要尽全力让他好好活下去。你我二人同为医者,客套话就不必说了。只要长苏平安无事,那就不枉费了你我的辛苦。”








  大梁帝都,金陵。




  碧空之上,云卷云舒。长风呼啸,吹得军旗猎猎作响。披上久违战甲的梅长苏遥望着城楼上一袭赤红袍服的萧景琰,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往昔二人并肩出征的图景。如今,这二人其一留守京城,其一出征北境。然而梅长苏和萧景琰的内心对于这场离别,都没有恐惧或者不安。他们知道,有梅长苏在,这将会是一场必胜的战役。梅长苏将与同行的将士们一起,还梁渝边境应有的安宁。他们看到的,将会是大梁苍生所期望的结局。




  初冬已有些凛冽的风扑在梅长苏的面庞上。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仿佛闻到了战场上金戈铁马的气息。他将要以此一战,来完成林殊的最后使命。




  他会回来的,因为人世间还有他牵念的人。他将再度以梅长苏的姿态归来,无论此后是怎样的身份地位,他都将开启新的一段岁月,一段与萧景琰同行于大梁江山的年华。








尾声




  元佑六年,冬末春初。




  东宫内,仆役们的身影穿梭往来,忙忙碌碌。




  大梁太子萧景琰在东宫内举办庆功宴,犒赏此役有功的将领们。参战众兵士皆有赏赐,若阵亡于战中,则查清名册后,其家属也皆得扶助。




  赴宴的将领们因大获全胜自然心下喜悦,礼数过后,席间觥筹交错,一派热闹景象。可唯有一人,总令人觉得似是有心事。但多数将领毕竟都是粗人,少数心细的也很快便沉浸在了这般热烈的气氛当中,并没有意识到梅长苏的异常。




  萧景琰倒是看出来梅长苏似乎有些心情不佳,于是散席后他找到梅长苏,问道:“长苏,你……心里不舒服吗?”




  “没有啊?”梅长苏刚憋了一肚子话要和萧景琰说,可被这么一打断,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今日庆功宴,我为何会心里不舒服?”




  “那我看你怎么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




  说到这里梅长苏就气不打一处来:“我早就想和你说了!我一进东宫的门你就让人给我拿了貂皮斗篷,这么多人面前我不敢不披,可是披上有多热你知道吗!”




  “那你热了就脱下来啊?”萧景琰脸上写满了疑惑,“我是想现在冬末,乍暖还寒,怕你受寒才给你披的。”




  “我随意脱下来你不又要说我?”梅长苏拿萧景琰简直没办法,把斗篷解下来往萧景琰手里一塞,“我身体比从前好多了,没那么怕冷。再说了,我来见太子殿下您,敢不多穿件衣服?”




  萧景琰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梅长苏的衣着,发觉梅长苏说的是真话,赶紧承认错误:“是我不对,以后一定不给你强行披斗篷了。”




  梅长苏突然觉得,身怀医术的萧景琰在某些时候,远比从前的那个萧景琰可怕。




—全文完—








终于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实在是过得鸡飞狗跳,拖了进度,对不起诸位看官【鞠躬




本来说想5w字完结的,结果……emmm……




我个人写靖苏写到现在,最喜欢的一对靖苏人设就是这篇里的了。《杏林》里的琰应该是我写过最暖心的萧景琰,《杏林》里的苏应该也是活得最温暖的梅长苏吧。




感谢各位小天使追到现在~下一个坑还在纠结开什么【xxx








还有番外~不要走开~【喂








最后附上一句话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孙思邈《大医精诚》






评论(1)
热度(200)

我杂食我骄傲,我为粮食把坑刨!

© 南瓜小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