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小虫

[维勇]撩了就跑(八)

*主维勇,会不会有副CP还不确定

*看了第十话后的脑洞,勇利喝醉酒撩完维克托后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喷酒的老男人看一次笑一次。

*大致设定微博

*超级自说自话脑补能力一流的维克托×超级迟钝撩人而不自知的勇利,并没有很帅气的王子大人和诱人eros,人物形象就是被冰刃碾碎的冰,崩成了渣渣

*总之这是个小天使撩了就跑,老流氓千里追“妻”的抽风故事

*如果以上注意事项均已阅读完毕并且无不适应的话,请下拉——


=====================================


两千fo加更第七波~


=====================================

(八)


“温泉on ice”花样滑冰表演赛在万众瞩目下开始了。无数日本的冰迷们聚集到这个不大的城市,世界各地的人们也在通过网络直播关注着这场赛事,毕竟这场比赛的较量双方是马上就要升入成年组的世界少年赛三连霸冠军和尽管容易玻璃心但论技术依旧能排进世界前十的日本男单一哥,更何况,在两人背后的那位编舞,正是那位创造了无数奇迹实现了无人能及的五连冠的溜冰帝皇。这样的三个人碰撞在一起,究竟会发生怎么样的化学反应呢?



“诶?让我穿这个吗?”维克托看着胜生爸爸拿来的衣服饶有兴趣,这个感觉很像是日本旅游节目里经常出现的形象大使的穿着?

“是啊,穿上这个好好宣传一下长谷津的温泉,以维克托君的影响力以后来玩的人一定会多起来的!”

“唔……”维克托摸着下巴思考:穿上这个=长谷津人会多=勇利家的客人会增多=赚的钱会更多=勇利可以生活得更好=勇利可以更开心。

“爸爸,这样不太好吧?”真利有点头疼,“维克托先生怎么也是世界有名的花滑选手,还是外国人……”

“没问题,我穿!”维克托一把抓住了胜生利夫的手。为了让亲爱的勇利能够开心,穿一下衣服又怎么了?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广告合约在身要担心利益冲突。而且,毕竟自己以后要和勇利结婚,要早点适应一下日本的民族服装才是!

“那真是太好啦!快试试吧!”

“哇哦,真是非常别致的衣服呢!”


“……”胜生真利望着兴奋的两个人,相当无语。

弟弟啊,你从来没说过,你昔日的偶像现在的教练……脑子不太正常啊?

 


维克托的出场果不其然一片鸡飞狗跳,结束了采访时的闹剧,勇利和尤里联手好不容易才把维克托身上的“形象大使服”给扒了个干净。因为并不是什么正规的比赛,所以程序也简单了起来。“上场顺序是什么?你们自己商量一下?”维克托看着两人。

“诶……我……”勇利瞬间胆怯起来。他可是相当讨厌第一个出场,一般如果他抽签抽到了一位,那么那次的表演不说一塌糊涂,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切,胆小鬼!”尤里高傲地瞥了他一眼,“维克托,我先滑!”

“哟西,那就尤里奥先。不上冰面试滑了,热身什么的就在更衣室里做,等外面清场完毕就开始。”维克托抱着胳膊在一旁看两个人活动起来。


[教练一般这个时候都应该做什么呢?雅科夫好像一直就是在旁边看着不管我,顶多有什么建议说两句?不过现在如果我给勇利建议的话会显得很偏心,勇利也不会愿意的。]维克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底却是飞快地刷着弹幕,[所以说尽管勇利想着猪排饭的eros已经表现得可圈可点了,但是对象不是我果然还是让人很失落呢。如果是我来滑的话,想着勇利一定可以迷倒所有的人——啊,当然,我想迷倒的就只有勇利罢了。]


正胡思乱想着,优子小姐进来通知时间差不多了。尤里奥脱掉外套走了出去,纤细美丽的俄罗斯妖精在客场也顿时收获了不少人的惊叹。

“一起出去看吧,勇利?”身为比赛的裁判,维克托自然也要出去。但是他不放心勇利一个人留在更衣室里——放小猪猪赛前一个人胡思乱想什么的实在是太危险了!

“恩……恩,好的。”这才发现屋里已经只剩了自己和维克托两个人,勇利一个激灵,脑海里又闪过昨天对方把自己扣在怀里上下其手的画面,顿时脑海里只剩下“赶紧离开”一个想法,也顾不上思考如果自己看见尤里奥的出色表演会不会紧张了,赶紧胡乱点点头,匆匆走了出去。


[糟糕……]看着对方夺门而出的身影,维克托苦恼地摸摸下巴,[怎么感觉小猪已经在开始紧张了啊……]

 


尤里·普利赛提是当之无愧的天才,这从他仅一周就完美复制了维克托编舞节目的所有动作就能看出,形象讨好的金发小王子也收获了满满的喝彩声。不过毕竟是成人组的编舞,对刚发育的十五岁少年来说想要完美无缺地演下来还是体力不足,滑到最后尤里的表情已经痛苦到快要扭曲了,完成的动作也微微变型。

[嘛,不过也是个内行才能看出门道、外行只能看出热闹的程度了,如果不是很了解的人来看,可能会冲着尤里没有摔倒地完成了整套节目而给出高分吧。]维克托迅速在心底打好了分数,遗憾地在执行分和表演分上扣掉了不少。[不过,怎么也算是小师弟升上成人组后的首次公开表演,还是鼓励一下好了。]这么想着的维克托开心地夸赞了一脸“我怎么这个样子”表情的尤里。

 

接下来就是勇利的表演,维克托一回头,心底就“咯噔”了一下。

糟糕,似乎,表情不对……

 

有些担心地凑上前去,维克托试着喊了几声,对方才仿佛受惊了般的回过神来。

“诶?诶,维克托……”胜生勇利猛地捂住了嘴,一副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又承受不住压力了么……]维克托看着对方有几分苍白的脸色微微皱起了眉头。来之前他就打听过胜生勇利这个人出了名的玻璃心,去年的大奖赛决赛失利后,甚至严重影响到了本该稳操胜券的全日本大赛的发挥。私人感情是一回事,但是如果现在,仅仅是一场表演赛就能再度崩溃的话,从教练的角度考虑不得不斟酌一下对方作为选手存在的意义了。

[是不是跟对方说不用担心真输了你还可以选择跟我一起回俄罗斯去比较好?但是……]

然而,还没等维克托反应过来,对方却忽然抱了上来。

“我会努力,变成很好吃的炸猪排盖饭的。所以,请务必只看着我一人!”

抱上来的人声音还在颤抖,但是手臂却异常的有力。维克托有些呆愣地回答着“好”,就看见对方冰刃轻点,滑出了一个坚决的弧度。


音乐响起,前奏悠扬。舞台中央的黑衣表演者性别莫辨,在灯光中起手,走势,定格,眉挑唇飞,眼波流转。

维克托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他知道,他赌对了。

无论是胜生勇利这个人,还是他的人生。

 


温泉on ice的优胜者毫无疑问是表演分完胜的胜生勇利,颁完奖后就蹦跶到台子上搂着正式成为自己学生的选手一起接受采访的维克托丝毫不觉得自己也上台有哪里不对,听着对方言之凿凿地表示要和自己一起在大奖赛中争夺优胜,心里乐开了花。


看到勇利名为猪排饭的eros表演,维克托终于明白了。

什么猪排饭是eros,明明是把自己当成了美味的猪排饭才对。啊啊,是因为我表达了喜欢猪排饭这种食物,所以才确定了这样的表演中心吗?怪不得让我一定看着他。真是的,比起猪排饭,我当然是更喜欢勇利你哟!

 


[真是让人又头疼又怜爱呢,日本人的含蓄~]

维克托愉悦地想着。

果然,还是把猪排饭从小三的黑名单里放出来吧!

 

从今天起,我最爱的炸猪排盖饭,就是勇利了哟~


====TBC====

评论(5)
热度(67)

我杂食我骄傲,我为粮食把坑刨!

© 南瓜小虫 | Powered by LOFTER